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隐妖 第二百一十六章 看黄昏入黑夜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10-12 17:47:27

隐妖 第二百一十六章 看黄昏入黑夜

薛鸿铭醒在一个黄昏傍晚,醒来时唐夏守在身边。

他睡了三天三夜,似乎犹还睡不够,轻懒地唔了一声,撑着身体坐起。一起身就发现不对,按理一个刚从重伤转醒的人即便醒了,也应该伤势仍严重,然而他起身得太自然,一点儿都没感觉到疼痛,就好像只是睡了一个长觉,做了一个梦而已。

他于是为之沉默。

真真像场梦。

怒张的黑色羽翼,哀嚎绝望的苏媚,满身戾气的他,以及……川流不息强横霸道的妖气。

薛鸿铭知道这不是梦,纵使那时他妖性虽压制了人性,但他还有眼,还能够回忆,那么真实的快*感和嗜杀的欲望,怎么可能会是一场梦能够给予的?

他原来是个妖,而他以人类的身份憎恨了十七年的妖,立下誓言,种下执念,要杀尽天下妖魔鬼怪。

说来真可笑,想来……足够讽刺。

很早以前,薛鸿铭就学会了一个道理,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意外与荒唐,世事太多不可预料,而人们面对,除去两种方法,其余情绪只能算多余,并且于事无补。这两种方法,一个是解决,一个是接受。

但对于这种事,薛鸿铭觉得它太荒唐,荒唐到他根本无法接受又不能不接受,于是他只好接受,却不能做到坦然。

只是,他该以何种情绪回应?

以难过,以愤怒,还是……冷酷?

他想,他并不知晓。

“醒啦?”唐夏见他坐起,玉容上掠过一道惊喜,只是一闪即没,起身为他倒了一杯水,笑道:“看来还是我的运气最好,君君、馨慧和我三人轮流守着你,最后我等到了你醒来。”

仰起的小脸满是骄傲得意,天真幼稚如赢得了跳皮筋胜利的小女孩。她的神情欢愉与往常那个唐夏一下,然而既然那日在场的人人都已经知道他薛鸿铭是个妖,又怎么能保持和往常一样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种正常,其实很不正常。

薛鸿铭心知肚明,接过唐夏递过来的水,却并不喝,只是放在床边,然后翻身下床,默默走到窗外,看着外面的世界。

黄昏余光染遍了整个街道,安宁平静中,有几只鸟在远方飞腾而起,在天空中徐徐滑行。街上人烟稀少,人人面上虽有不同表情,但永远生动,仿佛每个人的血脉都在搏动着。黄昏飞鸟,长街人烟,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很美的画卷。

如果薛鸿铭想要看,他每一天都能看到这样的美的画。

然而他看到这样的美,便觉得伤心。因他所知道的世界,呈现在肉眼前的都是虚妄假象,而看透了它,其实又并不幸福。所以薛鸿铭身在红尘,迷恋在红尘,其实早已厌倦这红尘。

只有此时此刻,他想只看这个世界的繁艳美丽的表面,并且似乎永远看不厌。

逃避固然怯弱,但有时勇敢面对其实更残酷。

唐夏看着这样沉默的他,明眸里掠过一抹忧色,但因为薛鸿铭的沉默如此可怕,几乎令她窒息,于是她有话,却不知有什么话。

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就连天凉好个秋都说不得。

她依然面带着微笑,端起桌上果盘,安静站在薛鸿铭身旁削起苹果。若有一个人,可以生得像她这么美丽动人,实则此生不必再会什么,因那份美丽足够掩盖所有不足,故而她此刻温柔贤惠,削起苹果的每一刀都叫人砰然心动。

她削得极认真,不久之后,她便削完一个,微笑着递到薛鸿铭面前。苹果削得恰到好处,果肉饱满圆滑,看一眼便叫人心动。

然而薛鸿铭望一眼这颗苹果,摇了摇头,表情执拗天真,像个拒绝洗澡的孩子。

唐夏笑了笑,不以为意,将削好的苹果放在果盘上,随手抓起另一个苹果便开始削,同样削的认真。果盘总共有十几个苹果,她一个个地削,花了很长的时间,然后固执地摆放在薛鸿铭面前。

黄昏斜阳残缕光,从苍穹铺洒下来,透过窗,映着沉默的薛鸿铭和认真的唐夏,有极其完美的光影,薛鸿铭偏在暗处,而唐夏满面柔光浅照。

薛鸿铭视若无睹,并不看眼皮底下的苹果。于是唐夏似等着他的表扬却没有得到,黛眉微皱,嗔怪唤道:“鸿铭。”

声音即糯且软,有无边魔力,使钢铁成绕指柔,使人心生怜惜,不忍她薄怒。

“唐夏。”薛鸿铭终于开口,声线暗哑如疲惫穿过茫茫大漠的旅人,带着沙砾一般的锋利:“我是妖。”

唐夏暗叹一声,脸上笑靥如花,愈发灿烂,欢快地道:“妖也不错啊,可以活得天荒地老,可以旁观这人间世。鸿铭,你有没想过,既然你是妖,其实是上苍给你的解脱人不能杀人,妖……也没有道理杀妖。”

薛鸿铭身躯似乎在轻轻都抖动着,只是幅度之下,看起来仍然凝伫不动,他声音同样发颤,颤得让唐夏心慌意乱,感到疼痛:“唐夏,我该死。所有这人间世的妖……都应该死。”

这一句话,似乎有无限恐怖的力量向唐夏排山倒海般轰来,她身躯晃了晃,脸色微白,颤声说道:“鸿铭,这世上妖魔鬼怪如此之多,你杀不尽。”

“那就杀到我死,这件事,我总是要做的。”

唐夏眼里闪过一道黯然,不敢让薛鸿铭看见,别过头去,和薛鸿铭一道看这黄昏风景,只觉得满眼的萧索凉薄,风声如叹息。

薛鸿铭颇为意外于唐夏的沉默,看了唐夏一眼,问道:“在想什么?”

“不,没什么。只是在想我该如何让你杀不尽这世上妖魔鬼怪。”

不知为何,薛鸿铭有一瞬幻觉,似乎唐夏在一刻是慌乱又决绝的,然而他又想,一个人若是决绝,便是坚定决心,又怎么会慌乱?看来真是他的错觉。

他默然了好一阵子,说道:“这本来就是件很难的事。”

他要杀尽天下妖魔鬼怪,唐夏不让他杀尽天下妖魔鬼怪,因为他也是妖,若妖魔鬼怪再不存在于这人间世,那么他也必须死,而且是最后一个死,死亡的方式太容易便能猜到。

薛鸿铭摸了一个烟,似乎最后只好对是妖这个事实做到坦然,他立在烟雾迷蒙中,所以面貌线条轮廓亦显得迷蒙。

他道:“唐夏,求你帮我一个忙。”

对于唐夏,他从来不用求,因为唐夏太宠太爱他,只要他想,只要她有,都可满足。但这一次他既然说了求,唐夏便感觉心生不安。

果然,他一开口便让唐夏怔立当场:“我过去很混账,太花心,太多情,又太不负。以名剑协会的能力,我想查到我的风*流史并不难,帮找到那些女人,我想……也许我会留下一些意外。”

唐夏觉得有彻骨寒意遍及全身,又白又小的脸容如生了一场大病,苍白如纸,声音发抖:“如果……真的有你的孩子存在呢?你想怎么处置?”

薛鸿铭望着窗外落下的黄昏,望着灰暗的暮色正在蔓延,表情迷惘,轻声说道:“我不知道。”

唐夏静静凝视着他,而薛鸿铭不敢看她的眼睛,只默默地抽烟。好一阵子之后,唐夏才深吸一口气,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呵,她还是这么爱他,所以宁愿任他胡闹,伤他伤她伤世人,都在所不惜。

沉默中,唐夏望着两人落在地板上的影子,竟觉得它们太悲壮,直叫人心疼。第一次地,她随便找了个理由掩饰,在薛鸿铭面前落荒而逃。下楼时,正巧碰见来接班的方君君,方君君诧异望着面色仓皇得她,又想到什么,惊喜叫道:“唐夏姐,鸿铭醒了?”

唐夏勉强收拾面容,点了点头,方君君欣喜若狂,就要跑去见薛鸿铭,却忽然被唐夏一把拉住,不禁疑惑看着唐夏。

“君君,对不起,我骗了你。”唐夏轻声说道:“我和鸿铭也许并不会结婚了,记住,那天我所说的,你都要忘记,尤其不能告诉鸿铭。”

方君君错愕盯着她严肃面容看,她看不出什么,但隐约觉得似乎有极可怕的事正在悄然发生,关切问道:“唐夏姐,怎么了?”

“君君,你不要再提,只要记得就好。”

方君君怔怔地点头,然后被唐夏推着走了几步,只好放下心中古怪感觉,打算先去看薛鸿铭。只是她走了几步,若有所觉地回头望去,唐夏的背影落在门口,无限修长姣好,只是比往日不同,让人心生怜惜。

完美若唐夏,竟然有一天需要人来怜惜?

真是荒唐。

方君君这般想着,暗笑自己多心。

唐夏走出房屋,穿过街道,走了很远的路,直到确信即使以薛鸿铭强化的敏锐听觉也无法听到之后,才颤着手指拨下一个。

很快接通,出奇的,她的心情忽然不再激荡,反而很平静。

“给孩子找一个好人家,替我抹消这一年在欧洲的记录,并且伪造一份。”她声音渐渐变得凌厉,几乎咬着牙说出:“无论如何,我都不想人们知道我曾经生下过一个孩子。”

挂了,她才发现,夜幕已悄然降临。

台州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长治治疗妇科费用
临沧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台州治性病好的医院
长治治疗妇科医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