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战血凌天 第一百零九章 姬尊岚山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12-04 02:56:10

战血凌天 第一百零九章 姬尊岚山

第一百零九章姬尊岚山

姬尊岚山的身影逐渐的清晰,姬风定睛看去,眼前这个“祖爷爷”身高将近两米,比起姬风现在的一米七高了太多,长发披肩,剑眉星目,透着一股英气,同时也散发着一丝邪气,但这邪气并不是奸恶的邪,而是那种*不羁的洒脱。

姬尊岚山走到姬风的身前,一挥手,“轰隆隆”一座石墩滑到了姬风身后,“坐下吧!”对于眼前这一幕,姬风不是很诧异,毕竟对于一个活了五千年的老怪物来説这些所作所为都是合理的。

姬尊岚山在一招手,又是一个石墩滑了过来,姬尊岚山坐下仔细的看了看姬风,説道“咱们姬家,是自上古流传下来的家族,同时流传下来的几个大家族我这里就不一一跟你説了,因为以你现在的修为来看,知道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姬家的成立家族的时候一共是四兄弟,老大叫姬尊霍尤,老二叫做姬少沽源,老三叫做姬青轩,老四叫做姬绝道宏,这四兄弟在上古时期名动四方战力无双,成立姬家之后,便分为四脉,这四脉便是由四位先祖的名字的来,我尊脉是姬家的长脉,姬家的家主多是由长脉中选出,当然其他三脉也不乏绝世妖孽,继而继承家主之位,而姬家的所在严格来讲并不是在这大陆之上,二是依托这个大陆的一个空间,当然不光是咱们姬家如此,其余的几大家族也同样,几大家族当中如同姬家一样,都曾经出现过封帝的人物,风头一时无两。家族的事我就跟你简单的説到这,具体的情况等你到了家族之后自会有人跟你细説的,现在我就跟你説説我吧!”姬尊岚山顿了顿説道“我的名字叫姬尊岚山是五千年前姬家家主的长子,这个你已经知道了,我自幼身体孱弱,血脉稀薄,一早就被家族中认定是废物一个,呵呵,在这大陆上以武为尊,尤其是这种大家族,修为不行就代表着你的将来根本就是毫无意义,一直到六岁以前,同年龄的子弟最弱的也是大武师初阶了,而我那个时候刚刚凝聚了丹田,家族中人对我明面上关心有加,但是私底下却是议论纷纷,什么名号都有,最让我伤心的就是我的父亲也对我冷眼相看,甚至是不闻不问,因为父亲当时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我市长子可是偏偏血脉稀薄,对我如此冷淡我也甚至原因,但是我就是不痛快,甚至有些怨恨,这样的情况一直到了六岁,因为姬家人到了六岁的时候就要第一次进行唤血,这个唤血就是唤醒体内姬家的特殊血脉,到了二十五岁,就要进行第二次唤血,这次唤血是最为重要的一次,可以説成败就在二十五岁的那一年。”説着,姬尊岚山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股怀念的神色。

然而姬风听到了姬尊岚山的叙述,仿佛是在听自己的身世一般,静静的听着也不作声。

姬尊岚山继续説道“六岁那年,我第一次唤血,唤血是家族当中最为重要的事情,本来全家族的人都对我不报任何希望,包括我自己,可是没想到的是出现了,呵呵,唤血的时候,我在唤血池当中足足呆了三个时辰,血脉被唤醒之后,浓度竟然达到了紫色!呵呵,我还没有跟你説这唤血的等阶,唤血的时候就是进入换血池,在换血池内部能够待得时间越久就説明血脉的越纯,然而,在唤血的时候,头dǐng会出现不同的颜色,一共分为五个层次,由低到高依次是白、红、橙、蓝紫!我的颜色正是紫色,也就是説我的血脉非常的纯,紫色在先祖的后四代之后一共只出现过六次,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血脉也是越来越不纯,而我竟然出现了返祖的现象,出现了紫色!一时之间家族震动了,从此之后,家族便把我当成了宝贝一般,但是,你要知道,先前那几年的遭遇早就让我对他们伤透了心,无论如何都无法将我被冰封的辛融化,两年之后,当我满十岁的时候,便独自一人俩开家族去历练,正是在那个时候,我遇见我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人,也就是我的爱人。那时我已经十五岁了,再一次上古遗迹历练的时候我与另外四人一同前往,其中有一名女子,他的名字叫做岚馨,她就像是一直xiǎo鸟一样,活泼开朗,一直在我身边叽叽喳喳説个不停,説我们的名字都有一个岚字,一开始我并没有对他有什么感觉,他的修为在我们五人当中是最差的,当时我还很不情愿,因为在那种情况下时时刻刻都有生命危险,修为不够去了不但是送死,还有可能会使得所有人命丧于此,但出乎意料的是在以及当中他似乎就像是进了自己的家门一般,带着我们一路寻找宝物,两次发生战斗,其他的一路都十分顺利,后来我才知道,他的灵魂之力十分强大,而且,还有这能够穿透结界探索的能力,这一diǎn即便是武皇也无法做到,或者説十分困难,但是对他来讲却是轻轻松松,就这样我们离开了遗迹,原本我们五人应该分道扬镳,但是她却跟我説要与我一同历练,我想了想,以她的这种特殊能力也是一大助力,从此我们便一同开始历练,在历练的过程中我们多次经历生死,最终我们深深的爱上了对方,从那开始就再没有分开过,我也没有问过她的家族,因为我的性格就是如此,既然要在一起,那就没有什么是能够阻拦。后来,到了二十五岁那年,我要回到家族当中进行第二次唤血,本想带她一起回家族,但她却笑着説不与我同去,相约半年后在这鹰嘴崖相见,我返回家族之后进行第二次唤血,这次唤血我的血脉被彻底唤醒,更加完美,也正是因为如此,血脉的庞大力量让我在昏迷的状态下足足同化了两年!当我苏醒过来之后,焦急万分,当即就要前往鹰嘴崖,但是却被我的父亲拦下,因为他知道了我与岚馨的事情,坚决不允许我们两个的事情,説我是姬家下一代的家主,而我的妻子一定要是其他大家族当中最优秀的女子。”

姬风闻言问道“那…”

“呵呵,以我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妥协,为此,我与父亲大战一场,最终我还是敌不过他,被他封住修为关了起来,説等我相同了才放我出来。”説到这,姬尊岚山的语气变得有些阴沉。

“就这样,又过了半年,忽然有一天父亲将我放了出来,当然他并没有解开封印,强逼着我与一个大家族的组长的女儿结婚,而且,早在半年之前他就将这消息昭告大陆,我被封印无力反抗,正当拜堂的时候,我忽然看到在大门外站着一个女子,当时我整个人都傻了,那个女子正是岚馨,岚馨站在大门外,双眼流着泪,身体不住的颤抖,我永远都忘不了他当时的眼神和表情,那是有多么上心才能有的眼神。我的修为被封,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同时又无比焦急,最后喷出一口心血,险些昏死过去。众人看到了我的目光,一同向着门口望去,岚馨见状,肝肠寸断,幽幽的説了一声,恭喜!説完便转身离开,我看到她的背影,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悲伤,一时之间气血攻心,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昏死了过去。”

“祖爷爷,那位兰馨姑娘后来呢?”姬风问道。

“后来当我醒过来之后,便看到了一脸怒气的父亲,还不等他説话,我心中的怒火早已沸腾,几欲疯狂,战役不断升腾,只听啪的一声,父亲的封印就这样破碎了,盛怒之下我再次与父亲大战一场,那次虽然我依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我却是逃了出来,父亲派出了大量人手四处抓我,但始终没有抓住我。随后我疯了一样四处寻找岚馨,但又不知道他会在哪里,忽然我想到了我们当年约定的地方,赶去了鹰嘴崖,果然,我在鹰嘴崖看到了意见木屋,那间木屋的样子正是我们曾经设想的样子。此时我的双眼已经含满了泪水,颤颤巍巍的推开了门,们一推开,我就发现兰心躺在床上,一脸的苍白,当他看见我的时候,瞬间便热泪盈眶,哽咽着不説话,我一把将她抱住,跟他解释,他听了之后扎在我的怀里开始放声大哭,我见她脸色苍白,便问缘故,这才知道。原来在她听到了我要成婚消息之后坚决不相信,便要找我当面问个清楚,但是姬家的位置岂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为此,他专程感到中州,多方打听,才跟着祝贺的队伍来到了姬家,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但当她离开的之后

,却被当时中州的一个一流家族的少爷盯上,她宁死不从,靠着自己的特殊能力逃走了,但也正是因此,她身中剧毒,听闻之后,我知道,当时的我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讲那个家族灭掉,我便带着她一边为她续命,一边四处寻医,两年之后,我依然没有寻找到解毒的办法,但经过了两年,我已经达到了武皇的层次了!”

姬风心惊“二十七岁便是武皇!这种天赋当真是妖孽,看来这姬家的血脉果然强大,比起我的战脉丝毫不差!”

“随后,我便带着她,进入了中州,一夜之间将那个家族除了孩子和下人的一千多口人尽数屠灭!呵呵,自此我便得到了姬杀神这个名号。”

姬风睁大了眼睛心中想道“一千多人,不愧是杀神啊!”

“家族得知消息便派人来抓我,我将来人一一击伤,并没有杀死,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知道有一个叫医圣的人,此人能解世间一切毒,最终我找到了他,他探查之后説此毒他无法解,因为这个毒是他配的!我听到之后愤怒以及,强压着怒火问他这毒药为何会在那个家族,他才説道,他便是那个家族中人,同时还説道,这个毒世间无人可解,让我放弃!我盛怒之下直接将他杀死,尸骨不存。”姬尊岚山説道。顿了顿继续説道“那晚,我在岚馨身边像婴儿一般无助的哭泣,岚馨笑着説想回到鹰嘴崖,过完最后的日子。闻言我便带着他回到了鹰嘴崖,过了半年她便香消玉殒了,临终前她交给了我一本书,书上记载着他所修习的功法,那时一本专门修习灵魂的功法,她希望我好好修炼这本功法,好好的活下去…説完便断气了,看着她走了,我并没有哭,因为这段时间我们一同经历了最幸福的时刻,我不后悔,也不遗憾,但是这时异变发生了,他的身体渐渐被剧毒腐蚀,一diǎn一diǎn消失在我眼前,最终化成了它!”説着指了指石台上的宝石。“这就是她的灵魂结晶,我这才知道到,她的灵魂已经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从那以后我便将这灵魂结晶带在身边,就像是有他陪伴我一般,也正是从那时候,我便开始修习那本功法,我才知道,她是太古时期一个名为魂族的子弟,但是现在魂族早已不知去向,她的家族是这南域当中的一个xiǎo户人家,同样出现了返祖的现象,那时她家只剩下她跟她父亲,父亲临死前将这本书交给她,希望她能找到本族,但是岚馨的心性淡然,以他的实力想要灭杀那个家族仅仅是一个念头的事,可是他却没有那么做,他也并不想找到魂族!后来,我在鹰嘴崖内部给她安家,由于我修炼了这部功法,灵魂也变得强大,肉身早已化成枯骨,但是灵魂依旧,但我毕竟不是魂族之人,灵魂逸散也不远了,最多再撑个百八十年,但我想这样一直陪着她…”説完,姬尊岚山看向那块宝石露出了温柔的神色。

忽然,姬尊岚山对着姬风説道“既然你是姬家人,又身俱战脉,如果渡不过十八岁诅咒,就会魂飞魄散,那么,现在开始你就开始修炼这部功法,这部功法的名字叫做魂决,説不定能保灵魂不灭,在依照魂决上的秘法夺舍重生!”

姬风闻言痴痴的问道“祖爷爷,我能感受到战脉的强大,但是在我看来,这战脉比起姬家的血脉还是有所不及的!”

姬尊岚山笑着摇摇头説道“呵呵,你错了,战脉的强大是你无法想象的,即便是没有封帝的战脉者,也能与大帝斗个三天三夜不落下风,你现在可以説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开启战脉!不多説了,现在开始,你就修炼这魂决,至于这结界,我现在也打不开,这是岚馨的灵魂精华自行释放的结界,当你将岚馨的灵魂精华彻底吸收了,这个结界自然会消失!”

“祖爷爷,这…这不行…您与您与祖奶奶伉俪情深,我怎能将祖奶奶的灵魂精华吸收!”姬风大惊失色的説道。

姬尊岚山笑了笑平静的説道“我们在这里太久了,你将她吸收了,我便会进入你的识海,也算是与她在一起了!”姬尊岚山説完再次看向那石台上的宝石……

济南钢铁总医院怎么样
巴林左旗中蒙医院
宜昌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天津哪有治癫痫病的医院
洛阳治疗白癜风费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