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国际制造商 第130章 一个老套的故事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20-01-16 21:00:35

国际制造商 第130章 一个老套的故事

赶到宝龙商厦时这边已经关门了,夏子轩正站在台阶下抹眼泪呢。

“怎么回事啊?”韩义跑过来问到。

夏子轩哭着说:“我放学回家给我妈打没打通,然后我就来了宝龙商场,可是这边也关门了。我问了隔壁阿姨,她们说我妈早上就没开门。”

“她车呢?车有没有见到?”

“我找了,小区跟商城没找到。”

“会不会是没电了?”这话韩义自己都不相信。做生意的,怎么可能发生没电这种低级错误?

果然,夏子轩摇头,“不可能的!我妈有三部,现在全打不通。”

“有没有问问你妈的朋友?”

“我妈几个朋友我都问了,都说没看到。”

这下韩义也有点一头雾水,站在台阶上朝人潮渐渐散去的广场上看去,眯着眼想了想,拿出拨打了出去。

过了大概十几秒,里传来一声浑厚的男中音,“我是廖伟,请问你是哪位?”

“廖警官您好,我是韩义。”

上回这位刑警队副大队长送他回学校的时候便跟对方要了号码,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救人如救火,现在老板娘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韩义也没时间客气。

简明扼要的把情况说了一遍,对面沉吟了一下说:“这样,你们那边先好好找找,比如她常去的地方,认识的朋友等等,我这边帮你调一下监控看看。”

“好的好的,麻烦廖警官了。”

黄浩然跟谷海也过来了,韩义把情况说了一遍,让他们到附近以车找人。

不同于淼淼,老板娘思想成熟,人情练达,不可能无缘无故走失的,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

这边找了一圈没找到,韩义带着夏子轩又去了他家,可是依然不见踪影,只能焦急的等警察。

很快那位廖副队长打来了,告诉他们老板娘很可能遭遇了诈骗,让他们立即赶到中心酒店去,他随后就到。

一行人赶到新街口中心酒店,一辆没挂警灯的起亚越野车也同时过来了。

廖伟这位刑警队副大队长,带着一身凌厉的气势走了上来,“我们通过刑侦手段发现,这位夏女士很可能遭遇了诈骗,希望还能赶得上。”

韩义一听当时就懵逼了。以老板娘的智商怎么可能被诈骗忽悠?

也来不及多考虑了,一行人急忙进了酒店,有警察在,酒店方面也很配合,带着他们上了五楼的。

刚刚从电梯里出来,铺着红地毯的走到尽头出现一个长发披肩的女人,头上蒙着纱巾,脸上撑着硕大的蛤蟆镜,一条紫色的围巾把她半张脸都盖住了,就露了个鼻孔在外面喘气。

见到电梯里出来一行人,夏歆就跟做贼一样、立马转身。

跟在韩义后面的夏子轩叫了一声“妈”,前面的身影立刻停住了,然后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妈~”

前面的身影捂着脸慢慢转过了身子,同时伸手把头上的纱巾摘了下来,不是夏歆又是谁?

夏子轩撒腿跑了过去,冲到老板娘身旁抱着她大哭不止。

“妈,你干嘛不告而别啊…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嘛…呜呜呜……”

老板娘搂着夏子轩的脑袋在那默默流眼泪,但就是不说话。

廖副队长跟韩义,还有一块来的两名警员走了过去。也许是猜出廖伟的身份了,老板娘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深深的看了眼韩义,然后红着眼睛朝廖伟说:“他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要问问我好了。”

韩义莫名其妙道:“夏姐你在说什么啊,你怎么了?”

老板娘很霸气,不容他继续往下说,像护犊的母鸡似得、把他和夏子轩都拦到了身后,然后挺着胸膛说:“那些都是我卖的,跟他无关,你们要抓抓我好了。”

这下韩义明白了,心里大汗的同时、看着老板娘那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不知怎么一下就被感动了,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廖副队长上来直接表明了身份,同时把夏歆可能遭到诈骗的可能说了出来。

“不可能的,对方号码明明就是金陵公安局的。”

说着老板娘拿出一部崭新的华为,调出通话记录说,“你们看,这难道不是你们公安局吗?”

廖伟接过来一看便忍不住笑了,“夏女士,你回拨一下。”

老板娘不明白,顺着又打了回去,很快里响起了“您拨打的是空号”的提示音。

“这…这……”老板娘呆呆的看着,很快脸上升起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很快捂着嘴惊呼到:“不好,我被骗了。”

站在后面的韩义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那么精明的一个老板娘,也有这么傻乎乎的一面。

老板娘快速跑回房间,窗台前的办公桌上一台笔记本还在运行着。不用人提醒,扑到电脑前开始操作了起来。

韩义走到她旁边问道:“怎么样,要不要紧?”

老板娘连续登陆了几个银页面,过了好一会才懊恼的说:“有7万块的普通转账已经撤销不了了。”

看着老板娘一脸后悔不已的样子,韩义安慰道:“财去人安乐,只要人没事就好。”

安慰了她几句,后面廖副队长让跟随的警员给老板娘现场做了笔录。

……

故事很老套,就是一个诈骗案例,“公安局长”、“检察院长”、“法院院长”轮番上阵。

所不同的是,对方对老板娘的一切了如指掌,她家在那里,做什么的,最近干了哪些事情,全部说的一字不差。

而真正让老板娘上当的就是水货,对方知道她在卖水货,并且告诉她对方已经掌握了相当多的证据,已经足够判她刑。

然后对方说现在给她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只要把不当得利全部充公、并且缴纳一定额度的罚款就可以不追究她的。

在这个期间,对方不停的拿她儿子跟韩义威胁她,一会说你儿子那么小就没了妈妈,一会说韩义那么年轻、还是个大学生,却要锒铛入狱等等。

在这样的情况下,夏歆上当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她还是留了个心眼,除了第一笔转账使用的普通汇款,两小时内到账,还有28万则是选择的“次日到账”,没有造成更大的财产损失。

……

这些是老板娘的经历,不过当着廖伟这个刑警队副队长的面,已经清醒过来的她、肯定是掐头去尾了,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一个字没说。

等口供录完后,警察把笔录递到夏歆面前说:“夏女士你看看,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在最下面签个名字。”

等她签过字后,廖副队长站起来说:“那就先这样,等回头有消息了再通知你们。”

韩义伸手道:“麻烦廖副队长亲自跑一趟了。”

“没事!”

“你们慢走!”

把几人送到门口,临走前这位廖副队长意味深长的说:“骗子利用的无非就是人的弱点,想让他们无机可乘,还是要本身行得正、坐得端才行。”

韩义尴尬的笑笑,已经恢复过来的老板娘不好意思的说:“廖警官说得是,以后我一定注意。”

等警察走后,韩义帮着收拾了一下,然后一块离开了酒店。

回到老板娘家楼下已经快10点钟了,小家伙连惊带吓已经在后座上睡着了。

两个人就坐在车里沉默着。

好一会韩义才问道:“你觉得是熟人干的吗?”

老板娘咬牙切齿道:“肯定是那帮二五鬼联合外人做的。”

“你确定?”

“嗯!有些事只有做咱们这行的人才熟悉,那些王八蛋算准了我即使知道被骗,也只能哑巴吃黄连。”

韩义看了眼,说:“这样,你先回去好好睡一觉,别的事咱们回头再说。”

老板娘应了声。

韩义帮着把夏子轩送上了楼,电梯口,老板娘温柔的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路上小心点,到了给我打个。”

夏歆自然的动作语气,让韩义心里一暖,点点头揿下了电梯开关。

.

左权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阿拉善盟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大连白癜风医院
宁波男科医院
银川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