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走尸档案第七章后悔

VR
来源: 作者: 2020-01-19 21:39:00

走尸档案 第七章 后悔

那两人盯着我,目光说不上友善,但也没有多大的仇视情绪,似乎研究所的这次意外,死了这么多人,对他们而言,并没有造成多大的心理冲击。

说实话,这种淡定,对于我来说,不是个好兆头。

我走到沙发对面坐下,侧头低声问唐琳琳;“老板呢?”她看了看对面两个人,附耳回道:“一直在想办法打听你的消息呢,其实你所处的为止,谭刃早就摸清楚了。”这一点我并不奇怪,谭刃能掐会算,寻人是他的老本行,如果连我在什么地方,他都找不出来,那事务所就可以关门大吉了。

紧接着,唐琳琳又道:“但那里守卫太严密,我们打听不到任何东西,所以,我们觉得让傅安进去。谭刃跟着左岩柏他们去了三清宫,说是打算给傅安弄一把日行伞,方便它以后的行动。”

我道;“周哥呢?”

唐琳琳道:“他回来过一次,很快又走了,去了北京,神神秘秘的,也不知在搞什么,谭刃也不肯说。”我还待继续问下去,一边的戴维斯不甚乐意,道;“你们中国人自称为礼仪之邦,在客人面前窃窃私语,太不尊重我们了吧。”

我没搭理他,知道时间不多,便对唐琳琳说:“这儿我恐怕待不长,跟老板说,那是一家研究所,让傅安要小心,研究所里有能拘鬼的人。”唐琳琳点了点头。事有轻重缓急,这次她很靠谱,没有东拉西扯,也没有吃我的豆腐。

交代完这一句,我才道:“你们闯进别人的地盘,强行把人带走,难道就是有礼?”

戴维斯笑了笑,道:“我有强迫你吗?是你自己要跟我们走的。”

我暗骂了一声王八蛋,道:“你难道现在就打算带我回去?我没记错的话,研究所的大半系统的失灵了,就算要修复,也得好多天吧?那地方还能住人?”

戴维斯道:“我们只是奉命请你去一趟而已,至于能不能住人,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这时,ellie道:“其实,你不用这么抗拒,你们中国人还有句话:祸兮福之所伏,或许找你回去,是有好事呢?”她冲我微微眨了眨眼,意有所指的模样。

我心中一动,心知也拖不了多久,该来的始终要来,安慰了唐琳琳两句,便跟戴维斯两人走了。

再次站在研究所的大门口时,我冒出一个念头:合着昨晚的一切都白折腾了。

比起这些人抓我回来的用意,我现在想的反而是另外一件事情:不知道娘娘腔怎么样了。

他当时有像我求救,但一来情况紧急,二来我自己也没有能力破开金属门,便就这么离开了。现在研究所的情况,应该已经稳定了,不知道他被救出来没有。

这次没有消毒,也没有换防护服,我们三人直接走楼梯,到了f2。

f2的通道上,有许多人来来去去,搬运着东西。

整个f2的运行系统,遭受了摧毁性的打击,他们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估计工作要暂停了。

戴维斯在前面带路,很快,将我引领到了一间我从来没有去过的,靠西边的实验室。

实验室的金属门大开着,里面很安静,戴维斯冲我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我进去,但他自己和ellie,却是守在门口。

古古怪怪的,搞什么名堂?

我警惕的往里走,这里空荡荡的,有很多熄了火的仪器,走进去没多久,便看到一个头发半白,背对着我的身影。

他背对着我,前方是一个大的电脑屏幕,上面密密麻麻的是一些线段图,我也看不明白。他没有穿防护服,也没有戴头套,所以能听见我的脚步声。

这人也没有回头,只是伸手指了指自己旁边的椅子,说:“来了,坐。”

听声音,有些嘶哑,应该在五十岁左右的年纪。我坐到了他旁边,侧头去看这人的脸,果然和我判断的差不多。

在我落座之后,他的目光从显示屏上抽了回来,看向我。

那是一双褐色的、老迈的,却很有穿透力的眼睛,明明不大,却分外明亮,他看着我,又说了一句话:“年轻人,明知道跑不出去,为什么要跑呢?”

我道:“这世界上每个人早晚都要死,难道因为这样,日子就不过了,天天就等死?”

他扯了扯嘴角,似乎想笑,但最终没笑出来,眼神显得很冷:“你这句话,到是很有趣。找你来,是为了,跟你做一样交易。”

我有些意外,事实上坐在车上时,我想过很多种情况,但我没想到会等来这句话。

交易?跟我能做什么交易?

仿佛是看穿了我的想法,这人双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起来,缓缓道:“我给你看一些东西,看完了,你再回复我。”话音一落,前方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些画面。

这很显然是个监控画面,而且是高清的那一种。

里面是个我很熟悉的地方,f2的后台监控室。

在我没有杀那个女人之前,我经常会去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有娘娘腔,他也是唯一欢迎我,会带着我四处闲逛的人。后台室的人很多,地方也很大,而此刻,屏幕上却是一片混乱的场景。

后台室的天花板上,不断的在冒水,不止水,水已经淹了一半,所有人都在水里浮,大部分人聚集在金属门前,试图打开门。

由于人太多,我找不到这些戴着头套的人中,那个是娘娘腔。

我道:“这是昨天晚上的监控。”

老头道:“是我们半夜调出来的。”

很快,变故又起了,水越来越多,门却还是打不开,越来越多的人摘下来头罩,各种神情的人都有,我瞪大眼在里面搜寻娘娘腔的影子,很快,我看到了他的脸。

但监控视频在不断切换,应该是监控出了什么问题,所以在几次切换之后,娘娘腔的脸又没了。

最后一个画面,是整个房间里,突然闪现出噼里啪啦的电光,紧接着电脑屏幕就完全黑了。

老头看着我,道;“知道发生了什么吗。kb1破坏了f2的中央系统,f2的设备大部分损坏和失灵。整个后台室的人,都被电死了。我们打开门的时候,关了一屋子的水连带着里面的尸体,全部都被冲了出来。”

我懵了,立刻反问道:“李妙呢?”

老头冷冷的看着我,道:“你觉得他会怎么样?”

被关在一个蓄满水的漏电的房间里,还能怎么样?

这一瞬间,我觉得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之前没觉得跟娘娘腔有多要好,只觉得交情一般,但此刻,知道了他的结局,我满脑子都放电影似的,回想起了这半个多月的点点滴滴。

帮我领饭,带着我在f2到处窜,甚至偷偷琢磨让我怎么逃出去。

除了有些怂,有些抠门以外,对我真的没话说,他也是我这半个月来,唯一能搭得上话的朋友。

可这个朋友,现在没了。

我甚至可以清晰的回想起,昨天晚上,耳麦中的求救声。

老头继续道:“我们截留了一些数据。”他在键盘上动了几下,监控视频又换了个场景。这一次,换成了我和*标本,也就是他口中的kb1。

屏幕中的kb1,双手快速的插入了金属门中,随即将门往两边推开,紧接着,我们俩迅速的钻进了楼道里。

画面一变,又变成了我和kb1在楼道中对话的模样,由于当时我没有戴耳麦,所以声音数据无法截留。

老头道:“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看起来,你们的关系不错。”

后面的画面,变成我掀开大,放kb1逃走的场景。

老头接着道:“你救了这个试验品,你知道,要想再捉到他,会有多困难吗?你知道他的存在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他会带来多大的灾难吗?年轻人,你什么都不知道,即便你不知道这些,那么,当你知道你这个‘朋友’,能够徒手推开大门时,你为什么不多停留一下,让他把那一扇门也打开。”

我知道这老头所说的那一扇门指的是什么。

老头道:“你没有,门打开后,你跑的很快。我看了一下之前的资料,李妙和你的关系很不错,那孩子是单亲家庭,母亲姨娘围着转长大的,性格有些女气,但绝对是个很上进的孩子。他是乡下出来的,是他母亲四处打工养出来的,你知道那样的家庭,要付出多少,才能把自己的孩子,教养出现在的成就吗?”

我忍不住揪着头发,垂下了头,只觉得双眼发热,忍不住想流泪。

没错。

我明明是听到李妙的求救的。

我明明看到了kb1可以徒手打开大门。

可当时我没有想到李妙,我想到的只有自己。

kb1还是很给我面子的,如果我当时多说一句,让他返回去,把那扇后台室的大门打开,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然而我没有,那一刻,我想到的只有自己。

我把什么都给忘了。

浦城县医院怎么样
本溪市金山医院怎么样
安阳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菏泽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常州著名白癜风医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