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天堂

VR
来源: 作者: 2019-11-07 09:55:36

“妈妈!我要吃肉……”望望直盯盯地看着对面,邻居小明正坐在他家门坎上啃着鸡翅膀,一边啃还一边向着望望眨眼,望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嚅嚅着对正在院子里舀水给姐姐洗手的妈妈说。希希听到弟弟的说话声,赶紧放下揩手的麻布,竖起右手食指在嘴唇上,“嘘”了一声。望妈回过头来,浮肿的双眼透着一丝怜惜,冲着望望说:“望望,来,到妈这里来,妈也给你洗洗手,看你那双小手脏的!”望望走到姐姐身边,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看对面,对面的小明已不知什时候进了他自已的家,门坎边还残留着刚刚被他啃过的一小堆鸡翅膀的骨头。

天渐渐黑了下来,望妈望了望门口,对希希说:“希希,把蜡烛点上,你爸也快回来了。”家里因为欠了104元的电费已给断电两个多月了,下午希希因为去他姥爷那里讨几根蜡烛,在回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双手沾满了泥泞。自夫妻双双下岗后,望爸天天到附近的建筑工地里打短工。希希点上蜡烛,低矮的瓦房内立时亮堂了起来,四方小桌上的菜叶汤立时给烛火映红了许多,一小盘空心菜在昏黄的火光中益显得枯黄发瘦。“噹、噹、噹……”毕驳的白灰墙上歪斜着的的老挂钟发出九声嘶哑的咳嗽,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望爸还没有回来。望妈一手抱着熟睡的望望,一手去推了推正趴在四方桌上打瞌睡的希希:“希希,把望望抱到床上去睡,待爸爸回来了,再叫醒他吃饭,我到巷口看看你爸回了没?”

望妈拉开院子里的双扇门,小巷外面林立的高楼霓虹闪烁,缤纷的色彩顿时欢快的扑向了小院内阴暗的角落。望妈疲倦地往巷口踱去,几声犬吠此起彼落,巷口那株老槐树下好象蜷伏着一团影子,隐隐约约传来几声抽泣,望妈走近一看,吃了一惊:“望爸,你怎么蹲在树底下不回家?你怎么啦?”听到望妈的声音,那团黑影慢腾腾地升了起来,瘦高的躯干迎着望妈直扫到她面前。望妈抬头看了看丈夫,远处的灯光照射在丈夫瘦削的脸上,分明还残留着晶莹的泪光。“又没能拿到工钱,是么?”望爸歉疚地望着妻子失望的表情,强笑着说:“工头说没做满三个月,是不能支工钱的,幸好有坤叔给我说了好多好话,工头才格外开恩,预支了50元给我。”望妈抬起手背,揩了揩发涩的双眼,强挤出一丝笑容,柔声说道:“回去吧,你也辛苦一天了,肚子早该饿了,希希和望望都快睡着了。”两人便一前一后的向家门挨去,谁也不再吭气。远处高楼里依稀传来一阵阵歌声:“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代:路边地野花你不要采啊!采了也白采……”

待希希和望望吃过饭睡着了,望妈对着望爸说:“望望才五岁,入学还早,可希希已经九岁了,再不送她去入学,就会错过学习的年龄。这孩子,这段时间老是跟着我在大街上拾掇破烂,一双小脚丫都磨出血泡了,却从不喊痛。对门小明每天背着书包出门时,她都要发愣好一会。她虽然不说,可我知道她的心思。”

“现在才借回来五十元钱,该怎么安排呢?大米只够两天吃的了,还电费肯定是不够,又要……唉!”望爸失神地算计着叹了口气,接着往下说:“睡了吧,明天还要出工呢,去迟了,工头又要扣我工钱!”

远处的灯火渐渐黯了下来,月亮也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乌云,稀疏的几颗星星仍在微弱的眨巴着,看来,就快要有一场大雨了!

望妈拉着望望的小手,来到熙熙攘攘的菜市场里,望着一排排的肉摊,攒了攒双拳,然后又把右手伸进裤兜里,捏了捏买完大米、油、盐后仅剩下的三张一元的票子,眉头一皱,好象终于下定了决心:“来,望望,妈带你买肉去。”“噢,晚上有肉吃了、晚上有肉吃了!”望望欢快地嚷嚷,洋溢着一脸喜气:“妈妈,快点,快点,晚了就卖完了!”

“老板,这肉怎么卖?”听到这一声怯生生的问话,正翻弄着一堆肥肠的摊主抬起头来,油腻腻的横脸上霎时绽开两团肉花:“哟!大姐,遛哒来了!您瞧瞧!上好的家养猪,精肉只卖八元一斤,五花肉也才六元五角一斤!大姐,您来几斤?”望妈低下了头:“我,我,我就买一元钱五花肉。”横脸上的那两团肉花倏地翻卷了回去:“开什么玩笑?一块钱,买一块钱?我刀口切下去的肉未也不止一两肉!”尖利的嘲弄声中隐隐夹着些许的轻蔑,惹来周围的窃窃私语。望妈涨红着脸,把头埋得更低了,用蚊子耳语般的声音飘忽着晃进了那两团肉花两侧包裹着的凹凹里:“小孩想吃肉,钱,钱没带够,我先,先买一元钱……您就卖给我吧?!”肥油横脸盯着望妈看了许久,突然提起砍刀须势往一块五花肉斫了下去,剔出一小筷子细条的肉丝,扔在电子秤上,眼睛一瞄:“ 两!两块钱!”然后朝着望妈伸出蒲扇般的油手。“我,我只要一元钱的肉!你,你再切过!”“啊?你有完没完,不就2块钱吗?再呕门也不是你这般呕法!”尖锐的声调又惹来旁边几个摊贩的哄然大笑,“唉呀!我说老李,你的刀法也忒欠水准了,你就不能当是施舍给这大妹子吗?”望望突然脆生生地叫道:“你们别欺负我妈妈,妈,别哭!我不吃肉了!”

周围的空气好象突然凝固了一般,几个正要起哄的摊贩,也张着嘴,把想要说的挖苦话也硬生生的咽进了喉咙。“好,就冲这娃儿,算你一元钱,给!”望望听了,高兴地伸出小手,把穿好绳子的肉提了过来,对着妈妈说:“肉!妈!你看!好重的肉啊!”望妈听了这话,眼角噙着泪花把那攒得皱巴巴的三元钱掏了出来,抽起两张递给油脸:“给,老板,这是三俩肉的钱!”油脸顿时愕然!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望妈母子已快步离开了肉摊。

走出菜市场,背后还在隐约传来阵阵议论声。临近家门的巷口,一个精瘦的汉子正在对着一群围观的人大叫:“耗子药!耗子药!一包嗑下去,全家耗子死翘翘!”原本双眼焕散的望妈,突然之间,两眼射出一道精光,整个人好象抖擞了起来,拔开人群,对着精瘦汉子问道:“多少钱一包!”“一元钱一包,保你家耗子死光光,不灵光,双倍赔偿!”望妈掏出仅有的一元钱买了一包,拉着望望:“走,望望,我们回去煮肉吃!”望望一路一蹦跳,又叫又唱:“吃肉去罗!耗子死光光,耗子死光光!”

第二天,小巷子里人声鼎沸。“死了四个,一家人全完了!”“我昨天还看见她带着小孩去买肉回来!”“听说是吃耗子药死的,是放在肉里一起煮的,造孽啊!”“一家四口,全给毒死了,两个小孩,一个九岁,另一个才五岁。”“大人自己要去就去呀,干吗把小孩也捎上?”“……”

尸体给抬出来了,全都蒙上了白布,在雨后的阳光照射下特别刺目!不一会儿,警车呼啸而去……

如果,你问我:“你相信有天堂么?”换作以前,我会毫不犹豫地嘲弄你:“天堂?死人住的地方。尘归尘,土归土,一切化作尘埃,尘埃多了,便围成了地狱的城堡。你说有天堂么?”但是,如果,你现在问我:“你相信有天堂么?天堂又在哪里?”我会很认真,很严肃地告诉你:“天堂?你难道不相信它的存在么?那我告诉你:天堂,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在天堂里,每天都可以吃到五花肉!那对叫希希与望望的姐弟可以天天吃到在人间吃不到的五花肉!还有书可以念!因为,上帝就是他们的校长!”

共 279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罢小说,我坚定相信有天堂的,一定有天堂的,因为望望一家人的光临,天堂就为他们家而开。小说选择了一个下岗职工的艰难生活为背景,让人揪心的故事情节。感谢作者把视角对准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这才是真正的文学。【编辑:耕天耘地】

1 楼 文友: 2009-06-06 22:18:52 阳光般的题目,五彩缤纷般的内容!握手问好作者 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再接再厉,乘胜前进!

2 楼 文友: 2009-06-07 00:52:17 小说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很凄惨的故事,道出了生活在底层的人生活的艰辛。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东莞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南充白癜病
西部医院黄祝清
呼和浩特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兰州癫痫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