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神门 第六百二十章 八抬大轿娶过门

手机
来源: 作者: 2020-02-14 18:39:19

神门 第六百二十章 八抬大轿娶过门

可以想象云轻舞此时的心情,如果说在南域寒猿部落外的风谷上,方正直第一次触碰到她的隐私部位。

那么……

眼前,便是第二次。

云轻舞挣扎,想从方正直的手里脱开,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可是,方正直如何会同意?

费了这么多的心思,终于等来了眼前这样一个机会,他怎么可能会让云轻舞再从他的手里溜走。

场景变幻吗!

人都被抓住了,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如何变!

方正直现在也顾不得理会抓的位置不太妥当,身体一跃,便从草地上弹了起来,一个顺势,便将云轻舞按倒在地。

一男一女,山野草地,男的在上,女的在下。

这样的一幕,恐怕换成任何人看到,都会忍不住大喝一声:“呔,放开那个女孩,有种让我先来!”

“放我出去,否则我不介意对你做点什么!”

“你想干什么?”云轻舞使劲的扭动着身体,乌黑的秀发在草地上散开,展现出一种异样的美感。

“你猜猜看。”方正直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云轻舞的表情微微一僵,因为,方正直的这句话明显有些熟悉,事实上,这句话正是不久之前自己对方正直说出的话。

只不过……

转眼之间,这句话便由方正直奉还给了自己。

“无耻!”云轻舞骂了一声。

“我还可以更无耻一些!”方正直嘴角的笑意更甚。

“是吗?”云轻舞的凤目静静的看着方正直,扭动的身体也在瞬间停了下来,原本有些惊慌的表情也在这一刻露出一抹笑容:“你试试呗!”

“嗯?”方正直眼看着云轻舞脸上的表情,心里莫名的便升起一抹不太好的预感,只是,这种预感却又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根据之前的猜测,云轻舞应该是布下了某种阵法,这种阵法可以肆意的改变空间和场景的规律。

然后,在这种改变下,方正直自然也不可能触碰到云轻舞的身体。

如果这种猜测是成立的。

那么,方正直在控制住云轻舞后,自然也可以破解掉这种规律,毕竟,改变的只是空间和场景,而不是人。

但是……

云轻舞为何会笑?

“嗡!”就在方正直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耳边也突然间传来一阵波动的声音,紧接着,他便感觉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云轻舞似乎有了一种变化。

那是一种,仿佛与周围完全融合的变化。

“不是场景变化!”方正直下意识的想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云轻舞的身体已经消失。

下一刻,白色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只不过,却已经是在五步之外。

“你不会真的觉得,我被你抓住后,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吧?”云轻舞的目光有些清冷,但是,脸色却明显有些微微的红润,胸口更是不断的起伏着。

“呵呵……”方正直轻轻一笑,随即,也直接再次躺回到了草地上,他没有去和云轻舞争辩,也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因为,他的判断……

错了。

一旦判断错了,其实便等于将最好的一次机会给错失了,想要再次寻找到与刚才一样的机会,而且,还是在云轻舞的身上寻找到这样一个机会,难度,可想而知。

不是场景的变幻。

但是,却又可以掌握周围的空间和场景的规律。

等一下!

难道,不是阵法,而是小世界?!

猛然之间,一个念头也在方正直的心里升起,要说被困住,他其实还有过一次几近于相同的经历。

那一次,自己从炎京城准备赶往南域参加殿试的武试。

可是,却被乌玉儿设计给“陷害”了。

然后,乌玉儿便将自己关在一个小世界之中,任凭着自己如何努力,也无法逃出去,只能答应了乌玉儿的条件。

是小世界!

不对。

如果真的是小世界的话,应该有一个特定的入口才对,而且,这个特定的入口还必须有着“能量”的支撑。

比如,自己在进入圣天世界的时候,就是从一个巨大的石门中走进去。

至于乌玉儿反自己关在小世界中。

那则是趁着自己昏迷不醒的时候,做到了。

但是,像云轻舞这样……

应该不太可能。

云轻舞是用琴声来吸引自己来到她的面前,这样一来,她应该就不可能把握住自己到底是从哪个方向,或者是从哪个位置踏入进来。

一个小世界的入口。

并不会太大。

云轻舞就算再自信,应该也不可能自信到认为自己一定会按照她设定好的路线,又恰巧的从她指定的“入口”踏进来。

毕竟,云轻舞是独自来到北山村村外的。

以方正直对云轻舞的了解,没有达到万全,云轻舞应该不会出手,一旦出手,基本上就是无解之局。

事实上,这也是方正直最初判断云轻舞是布了一个阵法的最大原因。

只有阵法……

才能在一个范围内施展。

也只有阵法,才能困住从四面八方踏进来的“敌人”。

可如果是阵法,云轻舞又怎么可能从自己的手里脱离出去呢?阵法,难道不是只能改变“事”与“物”吗?

这就好比两军大战,一方布下精妙大阵。

依仗着精妙的大阵,确实可以增加军士的战斗力,甚至可以让敌方产生幻觉,但是,你却无法让自己的军士“不死”。

人的行动还有动作,是阵法改变不了的。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阵法,云轻舞应该早就用到了战场上,而不是在北山村村外用来困住自己。

不是阵法,又不是小世界?

那到底是什么?!

第一次,方正直有一种完全被动的感觉,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处在哪里,是在阵法中,还是在小世界中。

“我说过了,你出不去!”云轻舞在等了片刻不见方正直开口后,也终于重新坐了下来,微闭双目,任由着朝阳沐浴在她的身上。

淡淡的红润,在云轻舞的脸上升起。

……

天色已经微亮,朝阳已经初升。

北山村中迎来了与往日一样的热闹,质朴的村民们向来起得极早,渺渺炊烟在北山村中升起,浓郁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

乌玉儿近一年来都有一个睡懒觉的习惯,而这个习惯的养成,多少和方正直有些关系,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当然了……

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方正直在被乌玉儿连续一大清早吵了大半个月后,愤怒下说出的一句话。

“还能不能一直帅下去了?美容觉,美容觉,你知不知道睡觉可以美容?不懂?美容你也不懂?好吧,那美你总懂了吧?为什么睡觉能变美?这当然是皮肤啦,正所谓一白遮九丑,多睡觉可以让皮肤变得有弹性,皮肤有弹性了,白了,人就自然变美了!”

至此,乌玉儿便一定会睡到日头完全升起后才会醒来,而且,在醒来后,还会学着方正直的样子再睡一个回笼觉。

“玉儿,吃饭啦!”秦雪莲的声音在方家小院外面的一间二层小房门口响起,而在她的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早点。

“呜……何人胆敢吵我休息……”乌玉儿迷迷糊糊的回了一句,不过,很快的,她的眼睛也猛的睁开,随即,整个人也一轱辘爬了起来:“阿姨来了啊,阿姨稍等,玉儿马上就来给您开门!”

“真是个贤慧的好姑娘,而且,人也长得漂亮!”秦雪莲听着屋中传来的声音,嘴角也露出一抹笑容。

睡懒觉?

秦雪莲这些年可并没有强行叫方正直起床的习惯。

在她的心里,能吃能睡,那就是福,很纯朴的想法,那么,她自然也不会对乌玉儿这个习惯有任何的不满。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乌玉儿漂亮。

十里八村,没有一个女人能长得比乌玉儿更漂亮。

作为一个本身便十足漂亮的女人,她自然在未来儿媳妇的外貌上有些要求,而乌玉儿,很显然是符合的。

虽然,年龄上比方正直大上一两岁。

可没问题啊!

女大三,抱金砖嘛。

“阿姨,快进来!”乌玉儿很快的开了房门,又亲手接过秦雪莲手中的早点,将秦雪莲迎进了小屋内。

事实上,正常而言,乌玉儿大可不必这样做。

但是,为了留下一个好印象嘛。

乌玉儿自然是不可能让一些人在屋内侍候,而且,为了表现出自己的“矜持”,她还特意花了一番手脚,在方家小院对面建了幢二层小楼。

完美的计划。

只不过,乌玉儿并不知道,在秦雪莲的心里其实还有一个叫池孤烟的女孩,神候府的千金大小姐。

但秦雪莲还是知道分寸的。

在此之前

,即使池孤烟来到方家小院中住过两次,她也依旧是以礼相待,毕竟,在她的心里,方正直和池孤烟的身份差距实在太大了。

即使,方正直现在已经是苍王。

但池孤烟可不仅仅只是神候府的千金大小姐那么简单,说得直白一点,池孤烟就是天道圣言的“天命之子”。

双龙榜首,惊世鬼才,得之可安天下。

这句话,即使是北山村,也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秦雪莲没有将希望完全寄托在池孤烟的身上,那么,眼前送上门来的乌玉儿,她当然就不太可能放过了。

“玉儿啊,以前我是不敢提的,因为,正儿这孩子也没啥大出息,不过,现在正儿封王了,也算是能养活几口人了,而且,现在正儿的年龄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个媳妇好好的过日子了。”秦雪莲说到最后,目光也悄悄的看向乌玉儿。

“这个……其实,我也是出生名门……”乌玉儿一听秦雪莲开口,嘴角就笑了,不过,她终究还是压下了脸上的笑意,马上一脸娇羞的低下了头,那表情,那动作,让人一看就是羞涩难掩。

“规距阿姨都懂,这些年正儿给阿姨留了不少银子,到时候一定好好的热闹热闹,名媒正娶,八抬大轿,让十里八村的都过来。”秦雪莲当然明白乌玉儿话里的意思,立即展现出了自己的大方。

“那就全凭阿姨作主了!”乌玉儿听到这里,也是将头低得越发的下来,极为羞涩的点了点头。

“好,好好……”秦雪莲听到乌玉儿答应下来,脸上也终于笑了:“快,趁热把早点吃了,可别凉了!”

“谢谢阿姨!”乌玉儿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斯文的就如同大家闺秀一样的。

而秦雪莲则是一直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看乌玉儿的脸,又看看乌玉儿的胸口,再看看乌玉儿的腰枝,越看也越满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也突然间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

“孩他娘,不好了,正……正儿不见了!”随着声音的响起,一个有些高大的身影也从门外踏了进来。

正是秦厚德。

“胡说,正儿不是在房里睡觉吗?”秦雪莲的身体下意识的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语气明显不信,但是,脸色却是一白。

“不在!”方厚德喘着粗气:“刚刚……贤王吃完早点,准备回京赴命,我当然要把正儿叫起来送一送啦,然后,我就去正儿的房间找,可是……正儿根本就不在房间,而且,床铺也是凉的!”

“什么?!这……这……”秦雪莲的身体一阵摇晃,险些就有些站立不稳。

“阿姨,叔叔,你们不用担心,这家伙向来都是神出鬼没的,指不定又是去苍岭山那边转悠去了,这些日子,他可并没有少去转悠!”乌玉儿的拳头此刻也是微微一紧,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一脸的淡然。

“上山了?”秦雪莲有些半信半疑。

“应该不会吧,正儿这孩子向来懂事,如果他要上山,一定会和我们说一声的,不可能就这样不打招呼!”方厚德摇了摇头。

“阿姨和叔叔不要急,不如,你们先去送一送贤王,我再去村外找一找,以方正直的实力,在这周围……应该不可能有人能对他如何,就算真有什么人来了,打不过,跑……他肯定跑得了的!”乌玉儿看着秦雪莲和方厚德焦急的样子,也马上出口安慰道。

“这……”秦雪莲有些犹豫。

“玉儿说的有道理,先送贤王回京要紧!”方厚德在听到乌玉儿的话后,则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麻烦玉儿了!”秦雪莲听到这里,终于点了点头。

“好,我去了!”乌玉儿看到秦雪莲和方厚德都答应下来,也再不犹豫,身形一动,便直接冲了出来。

“轰!”

木制的窗户,如何能挡得住乌玉儿的冲撞,直接就碎成了一地,连带着土砖堆砌的墙壁也塌了巨大的一块。

乌玉儿安慰秦雪莲和方厚德。

可事实上,她的心里又怎么可能不急?她当然知道方正直极为孝顺,正是因为知道,她才明白方厚德的那句话是真的。

方正直会在她的面前不辞而别,但是,却绝对不会在他爹娘面前不辞而别。

那么……

就只有一种可能。

出事了!

乌玉儿冲了出去,速度很快,直接在窗台上撞出一个大洞,连门都没有走,只是几个交烁着,便消失无踪。

只留下秦雪莲和方厚德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咱家媳妇,好像……好像很厉害,是不是?”秦雪莲的嘴里喃喃的念着,望着那消失在视线中的身影,嘴巴下意识的张大了。

“是……这速度好快,恐怕是比青火狼还要快吧?等一下,玉儿什么时候成咱家媳妇了?”方厚德点了点头,可很快的,他也反应过来似乎有些不对。

(这一章祝兄弟姐妹们情人节快乐,看章节名!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另外,快乐归快乐,有些事情,还是要节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