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手机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手机
来源: 作者: 2020-01-19 20:51:54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传说镇国大将军年轻有为,战功赫赫,深受皇上的器重。哪家姑娘要是嫁给这位年轻有为的将军,将来肯定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凌兴月是江南锦绣良缘绣庄凌正强的女儿,幼时就被送到塞外的南诏国学习刺绣。如今一封家书急急如玉令的将她从南诏国召回来,这凌家大堂还没进就被五花大绑塞进八抬大轿里。锣鼓鞭炮噼里啪啦的,只听轿子外面的父老乡亲都来凌老爷道贺。

原来是皇上下旨将她许配给镇国大将军,要她嫁给一个从未见面的男子?没门。凌兴月一想到抗旨就会株连九族,就安安分分跟着喜婆进了将军府拜堂。

凌兴月微微侧着头看看左边沓子上有一只公鸡,从透明的头巾看到坐在高堂的长者。

难道要嫁给这个老头子?做第几房小妾?不要啊!

“启禀老将军,还是没找到将军,时辰要到了……”一个佣人凑到那个老者小声嘀咕,看似很严重的样子。

原来不是嫁给这个老头,从下人的口型看得出来新郎逃婚了。呵呵,不满意这门亲事的不止她一个人。新郎逃婚了,那这喜堂就作罢了!凌兴月舒了一口气,但下一句话差点没让她瘫在地上。

“吉时已到,准备拜堂!喜婆看好这只鸡跟少福晋拜堂。刚刚听下人来报,犬子接到密旨要速速摆平吐蕃侵犯。今日良辰吉日不容错过,还望各位大臣多多海涵继续替犬子完婚。”

咳咳——

有没有搞错,让她跟一只鸡拜堂?当她凌家人好欺负的么!谁也没注意到红色身影轻微的颤抖,红色头巾下的红润嘴唇微微上扬。这场亲事她不会让它进行下去的。

夫妻对拜还没有喊出声,在新郎位置窝着的大公鸡突然扑哧着翅膀到处乱飞。客人吓的到处躲躲藏藏,下人为了逮这只鸡弄的狼狈不堪。那个红盖头下的女子轻轻的吹开头上的红丝绸,那清秀的容颜就这样展现在众人面前。所有的人都静了,这新娘还没被新郎揭开红盖头是不祥的,这如花似玉的容颜被这么多人看到,简直是伤风败俗。

新娘也随着下人一起捉那只受惊的鸡,还埋怨道:“相公,你别跑啊!大伙还等着我们拜堂呢!”

哈哈……

喜堂顿时一片笑声,皇上赐给将军的新娘是个傻子。老将军的脸更黑了,他打听过这个江南凌兴月,从小生活在塞外的南诏国,没想到性子变得如此疯疯癫癫。这个凌正强好大的胆子,居然期满自己女儿的隐疾、

镇国将军府怎么能要这样的女子当媳妇?退亲,退亲……

老将军拍桌怒道:“来人,将这个疯癫女子赶出将军府。”

凌兴月抱着那只鸡,轻轻安抚着:“相公别怕,娘子保护你!”

她是故意的,一直在暗处观望屋里动静的男子终于按耐不住了。这个就是皇上给他赐婚的女子,居然让自己父亲性子爆发当场要退婚。这个女子一点也不傻,从一直观察她的一举一动可以看得到,她是个聪明的女子。

二、霸王餐邂逅

“将军……”那个穿灰白长袍的男子忍不住喊道。今天是姐姐嫁给将军的日子,他却帮着将军逃婚,要是老爹知道的话肯定活剥了他、

刚刚的一幕凌兴康看的很清楚,感觉到一直冷酷绝情的将军有了变化。虽然跟姐姐相处的日子不长,但每次姐姐从南诏国回来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啊!看来姐姐的鬼主意是要装疯卖傻逃婚。

“兴康你先回江南告诉岳父岳母退婚的事不是真的,你的姐姐我娶定了。”那个白色衣袍的男子扬起一抹好看的微笑看着那个红色身影被管家赶出将军府。

那个白衣身影嗖了一声消失了,只留下呆呆的凌兴康还没反应过来。他刚刚还担心老姐被退亲肯定会被老爹逼着上吊,没想到将军刚刚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什么?他有没有听错啊,将军娶定老姐了?

灰白色身影也消失了,快马加鞭的朝江南方向奔去。

镇国大将军府今天可热闹了,新郎逃婚,新娘伤风败俗被退亲了。这一消息很快就传到江南凌府。

“这个不孝女居然被退亲,这以后还怎么嫁人啊!”凌老爹气的直跺脚,这几天听兴康飞鸽传书说兴月老老实实没有逃婚念头,本来一颗不安的心放下了。这倒好,大婚当天就被退亲。

“老爷不要生气,小月又不是小孩子了。她懂得分寸,信上不是说她的红头巾被吹开了,只是容颜露出来看。要怪就怪那该死的风。”凌夫人说道。

“哎,就是你从小惯着小月和小康。这两个孩子的性格都像你,如今被退亲的事是事实。”

凌兴月是从小乖巧懂事,为了让她学习南诏独门刺绣技,就放心让她跟着奶娘在南诏生活。这女大十八变,现在已经亭成了亭玉立的少女。凌老爷本以为皇上赐婚将镇国将军这位英雄少将当他的女婿,真是三生修来的福分。这个凌兴康小兔崽子,从小就惹是生非不学做生意。居然到山上拜师学艺,让同门师兄的镇国将军来说服凌家二老。

凌家世代从商,怎么会有这两个讨债鬼!

“这两个孩子还不是你亲生的,怎么都怪奴家了。哼,要这样的话,我这就收拾东西回娘家去。”

江南凌府上演着相公哄娘子的一幕,而京城,一个青色裙裳的女子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她抱着一只鸡哼着小调走着,很不雅观。凌兴月心情大悦,她忘了自己身在中原的领土,那些三从四德的礼仪早就抛之脑后。

这个小娘子果然是装疯卖傻,被赶出将军府后就整理好衣裙抱着一只鸡离去。一直跟在她身后的徐裴东对这个女子越来越兴趣了,相信以后的日子有她的陪伴,不会孤单。

“小二,好酒好菜上来。”

青色身影进了一家镜花酒楼,凌兴月环视了酒楼的环境。找了靠台近的位置坐了下来,听着台上那个不成调的曲子。不一会儿,七荤八素的菜色上来了,馋的凌兴月直流口水。

不时片刻,桌上已成了狼藉。一只大公鸡也舒舒服服的等待女主人买单。

“ ,一共五十两银子。”小二说道,等待客观掏银子。

“才五十两银子啊,嗝~你就问这只鸡要钱吧!”凌兴月打了个饱嗝,眼睛瞄了瞄那只大公鸡。

小二一愣,看来这个女子敢在江南酒楼白吃白喝,脑子还有点神经叫一只鸡付账。“敢在江南酒楼吃霸王餐,把鸡卖了也不过一两银子,把你卖给怡红院恐怕也抵不了这饭钱!”

“阿呸——,你居然说这只鸡值一两银子。他可是堂堂镇国大将军,到哪吃饭还要用银子吗?这些菜都是为了孝敬他,而我只是沾沾光而已。你说把我卖给怡红院也抵不了五十两?”凌兴月白了一眼店小二,居然说她身价不值五十两岂有此理。

这话一出口,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这只鸡是镇国大将军?哈哈,这个小姑娘真是胆大包天。徐裴东听到她叫到自己的名讳的时候一惊,难道被她发现自己跟踪她了?但看到她指的那只公鸡说它是镇国大将军的时候,又气又笑,这小姑娘胆子可真不小。

“你不给钱就把你送官府,你可知道侮辱镇国大将军可是死罪。”小二怒道,居然侮辱他心目中的英雄。

“送吧,送吧,反正我身上没银子。其实我是不想来吃的,都是我这个镇国大将军夫君闹着肚子饿,从早上喔到中午。没想到他吃饭不带银子,害我要被送官府。不然这样你抱着它去镇国将军府要银子去。”凌兴月觉得从镇国将军府出来带上这只大公鸡还真方便。

“小二,这位姑娘的饭钱记在我账上。”一个声音从人群外传来,小二转身看向那位客官。“镇……”

“真的,我徐裴东还付得起这五十两银子。”徐裴东暗示所有的人不要揭穿他的身份。

小二翻脸比翻书还快:“这位 还要其他吗?”

“不用了。”凌兴月瞄了一眼那桌白衣男子,接着说道:

“你们这上台表演给多少银子?”

这去江南路程遥远,没有盘缠可不行。还是耍点小聪明赚点小银子上路。

三、镜花 的皂

“那要看场下的观众反应,我们这不要唱曲的。”小二说道,看在镇国大将军今天光临本店的份上倒是给这个吃霸王餐的一个面子.

这个丫头究竟想做什么,抛头露面就为了那几两银子?徐裴东神色黯淡,如果小二要是答应她上台表演,明天他就派人将这家店给抄了。

“你想听,我还不想唱。跟那个说书的一样,说段子。”凌兴月觉得有一双眼神盯着她很不自在,她走上台去。

“各位父老乡亲,有钱捧个钱场,有力的就捧个力场给个掌声。”在场的人都被这女人的豪爽吸引,大家伙倒要看看这小姑娘到底有什么花样。

徐裴东握紧手中的杯子,恨不得将台下的色迷迷的眼神杀死。可是他不能吓坏了她。

“从前有相公把他的娘子杀了,可是每晚那个相公都做同样的梦,梦见她的娘子来索命。相公,相公,相公……”

凌兴月津津有味的讲着,这一声声相公叫的柔情似水。徐裴东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如果成亲那天没有逃婚,那晚就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这时候也会这般娇羞的喊他相公。

“还我命来。这个相公就突然被吓醒。她的娘子变成恶鬼来索命了。”凌兴月一惊一乍的说着,下面的客观听的津津有味。胆小的人也全神贯注的听着下面的发展。

她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呢?徐裴东看着台上的女子绘声绘色的讲述着,她的相貌并非是倾国倾城,但这样清秀容颜却让他今生只将她一个人拥有呵护。

“接下来怎么了……”

台下的人都开始躁动才拉回他的思绪,看着台上那个青色身影故意挑起大家的胃口,貌似在等待大家的赏银和掌声。

徐裴东掏出一百两给她,大家才反应过来台上的她是要赏银,有的递上碎银,有的鼓掌叫好。

“后来怎么了?”他问道,他只想看她那张小嘴又说出什么奇怪的话。

“他的娘子就伤心的说道,老和尚交给你驱鬼的方法没有错,可是你杀死我时候的衣裳没有洗净,因为……你没使用皂角。”

哈哈……酒楼吸引了不少客人,徐裴东也露出难得的笑容。自从额娘去世后,再也没有人让他笑过。他没有听全她说的段子,看她跟着大家一起笑的小脸,他也笑了。

“ , ,你说的段子真棒。我们老板说了你开个价,我们聘用你。”刚才那个店小二笑盈盈的迎上来。

“你知道猪为什么撞树死的吗?”凌兴月数着刚的来的银票准备上路,她可是为了生计才出头露面。

店小二摇摇头,心想这是什么猪傻到去撞树?

“因为他不会急转弯,工钱这次我就不要了。告辞!”

这个店小二分明是看上她这个摇钱树,眼睛一直盯着她手上的赏钱。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快点离开。

四、身手不凡

“ ,请留步!”徐裴东喊住她,他不想再偷偷摸摸的跟着她。

“是你啊,谢谢你刚刚替我付饭钱,这是五十两还给你。还有这九十九两也给你,打赏只要一两银子就够了。”做人不要贪,知足者常乐。

徐裴东看她递给自己的银两,心里再次对这个女子赞叹,她并非是池中之物。他想快点到江南与她成亲,这样就可以长相厮守。

“不用客气,这是赏给你的就是你的。在下要去江南探望朋友,姑娘可知江南怎么走?”徐裴东知道在她的眼里,他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普通的路人。

“你要去江南?哈哈,正好我也是去江南的。那我们一起上路吧!”有人陪同,路上不会孤单了。

徐裴东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快乐,看到她的笑容,自己的心情也会随着变好,他要让她也爱上自己。

“在想什么呢,还不快跟上。”凌兴月回眸一笑,少女般的任性催促道。这一幕幕牵动着他,这个小丫头让他爱惨了。

“凌姑娘,跟在我身后吧!这地带土匪多。”去江南的路很多,这个小娘子为什么要走这么偏僻的小道。

“真的有土匪吗?那为什么官兵不降服这些土匪?将军夫人带将军相公路过此地,正好降服这些毛贼。”凌兴月两眼发光,想当初在南诏的时候制服那些俘虏,她一个小女子将几百号俘虏一盏茶的功夫磕头求饶。

“哈哈……这个小姑娘口气倒不小。说服我们京都恶霸自首,你还是回家吃奶去吧!”

突然出现一帮土匪,说话的人看样子是首领。凌兴月瞄了一眼那个自称京都恶霸的人,脸上那条蜈蚣般大的疤,真吓人。

“哼,你们敢惊扰镇国大将军的路,恐怕你要从新投胎咯!”凌兴月把玩着鸡毛,没有一点恐惧。

徐裴东做好准备,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她。他无心管京城内的土匪,既然土匪自找死路,那也别怪他出手。

“小丫头嘴蛮厉害的,要是做了我们土匪窝帮主夫人……”

“休得对镇国景军夫人无礼!”徐裴东怒道,敢打他的女人主意,看来是活腻了。

“哎呦,这个小白脸心疼小娘子了。男的杀了,女的带回寨子里。”土匪吩咐道,这个小娘子还真有点味道。

对付几个小混混她凌兴月还真没放在眼里,可是那个徐裴东的手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手,表情变得盛气凌人,好像要吃掉那些人。不过真的好温暖。

徐裴东抽出腰间的玄冥剑朝那个刚刚张狂的土匪杀去,凌兴月不懂武功,但她有南盅梨花针保护自己。眼前的男子为什么那么紧张他呢,仔细观察他的容颜,她的脸红了。

卑鄙!

以多欺少,还耍笑手段。凌兴月在旁边看的咬牙切齿直跺脚,这什么土匪,居然耍小手段。眼看那一刀刮伤了他的胳膊,血流不止。

嘶——

凌兴月随身带的盅针发射正预备偷袭徐裴东的那个土匪,接下来那个土匪浑身发痒在地上打滚。

“哈哈,痒死我了……”那个土匪哭笑不得,这盅进入人体后浑身发痒,若没有解药的话,三天全身腐烂而死。

“拿命来。”另一个土匪的刀朝他砍来,凌兴月大喊。

共 7995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爷,跟妞走!好有个性的一句话,简简单单四个字,就成功地将人物的性格特征烘托了出来。好题目,好文笔,好故事,推荐共赏!【:上官竹】【江山部精品推荐 】

1楼文友: 11:14:20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故事曲折跌宕,扣人心弦。欣赏! 联系:

六安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政和县医院
湖南癫痫病权威医生
汕头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梅州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