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60章:小狼的真实身份

IT
来源: 作者: 2020-01-16 21:10:16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60章:小狼的真实身份

老嫖説完我们其中一个是慕容宗室的后人,然后就满脸的yihuo看着我和小狼,最后把目光锁定在我身上,看的我一愣,连忙解释道:“老嫖,你什么意思,我姓洛,不是姓慕容,zhègè可不是乱认的,你丫的别瞎想好吗?”

“别猜了,那个慕容宗室的后人jiushi我,原本zhègè秘密我是想一直隐藏下去的,但今天遇到zhègè当口上,我不得不説了。<-.我以为自己隐藏的已经很深了,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可能从一开始我就错了,也许对于他们来説,我根本就不是个秘密。原以为他们是在牵着小七走,但现在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他们不只在liyong小七,也在liyong我。你们也别问我其他的,我现在也不会告诉你们,如果我们还有命出去,我会原原本本的把这一切都告诉你们。”

听小狼説完,我和老嫖互相对视了一眼,很明显我们是听清了小狼説的话,也明白了diǎn大概意思,但我们两个还是一脸的茫然。我不知道老嫖还不明白什么,但我知道自己不明白的地方太多了,而且从小狼的话语中,我感到了隐形的危险,对于他这样一个高深莫测的人来説,能从他的口中説出“如果我们还有命出去”这类的话语,就足以説明其实我们现在并不安全。

还有小狼所説的“以为自己隐藏的已经很深了,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zhègè隐藏很明显是关于他的身份,我虽然理解不了他为什么要在发丘门隐藏身份,但从他的话语中隐约的听出了他的wunài。至于他所説的“他们”,zhègè“他们”到底指的是谁?

思前想后,总觉得zhègè“他们”指的像是我师傅,可我却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怀疑是我师傅,毕竟师傅也是发丘门的当家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了振兴发丘门,而祖师爷的子孙们也应该是zhègè目的,没有人会希望发丘门倒下去,既然大家的目的相同,师傅怎么又会用计引我们来这里呢,只要师傅把目的坦诚的説出来,小狼应该会响应才对,完全没有必要设计zhègè局,除非,除非,我忽然想到了一层可怕的意思。

除非,师傅和小狼之间有什么误会,或者説有着哪些利益的冲突,更严重的去形容,也许是他们的目的根本不相同。小狼既然要对师傅和发丘门隐瞒真实身份,那一定是有原因的,至于是什么导致小狼非要隐瞒身份,我并不清楚,这一diǎn也很难让人琢磨透彻。很显然现在的情况是,小狼并没有隐瞒成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就已经被师傅发现了,所以才会出现今天这种局面。

“小七,不用再去思考了,如果我们能活着离开,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情,你是无辜的,本不该牵扯进来。”小狼拍了我一下肩膀,接着又説:“别想了,咱们先取发丘印。”

“我日的,展昭,既然你是慕容家的后人,那有你的血和那妞的血,就可以给我们破解诅咒了,你的血好弄一刀就出来了,问题是那妞的血,怎么弄出来啦,该不会是把“她”从棺椁里弄出来吧?”

“先找找看,哪里是彼岸花开的wèizhi,找到花再想弄血的事。”小狼説完便开始四处找寻。

我和老嫖也没闲着,把所有的犄角旮旯,整层冥楼都找了一遍,甚至把照出绿光的大骷髅都摸了一遍,可这么折腾了十多分钟,可以説是除了棺椁里,其他的地方几乎都被翻个底朝上了,也没发现有任何一个能种花,或者是像种出花来的东西。

三个人互相摇了摇头,都没有任何的发现,气的老嫖在原地直打转转,边转嘴里边是脏话满天飞,看样子真是把老嫖气到了。仔细想想也真来气,我们这哪像是取发丘印破解诅咒的,分明是来参加中央电视台王小丫主持的开心辞典吗,给的提示竟然比他娘的谜语还难。

就在我们苦想不明之时,小狼朝着墙壁中的女子方向走了过去,我和老嫖以为他有所发现了,连忙也跟了过去。

谁曾想,不是小狼有所发现了,而是小狼也黔驴技穷了,来到女子所在的墙壁前,扑通一下跪在了女子前面,説道:“我来这里也是来帮您的,您也想离开这里,早日解脱,不然您不会帮我们。如果我们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您原谅,现在我们不明白彼岸花开在哪里,希望您能给我们个提示。”

説完小狼就开始哐哐的磕头,我原本也想跪下来磕头,可却被老嫖一把抓住了,轻声地説道:“你信“她”算了吧,与其在这浪费时间,倒不如另想bànfǎ。”

就在老嫖説完话的一瞬间,墙壁中的女子开始大笑起来,那笑声听起来特别的邪恶,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原以为“她”的大笑声会和我们刚上来的时候一样,时而嬉笑,时而哭泣,所以我做好了接受“她”大声哭泣的zhunbèi,可这邪恶的大笑声持续了一分多钟,也没有等来轮换的哭泣声。

小狼还在那里不停的磕头,并且边磕头,边轻声的説道:“都跪下磕头,“她”会帮我们的。”

听小狼这么一説,我likè跪了下来,老嫖很显然并不情愿,jingguo我一顿的拽扯还是跟着跪了下来,我是一边磕头一边学着小狼所説的话,可老嫖却不是,这家伙一边磕头一边説道:“老妹啊,你就行行好吧,要是你能帮哥哥,那你可一定要出手相助啊,正所谓都是江湖好儿女,相逢何必曾相识。”

我用手碰了老嫖一下,小声説道:“你丫的,正经diǎn。”

“我日的,我怎么不正经了?”

“你丫的还叫“她”老妹,“她”要是还活着,估计得比你大一千岁,都不知道和你哪位祖宗的辈分是一样的。”我解释道。

老嫖看了看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接着磕头説道:“我的姑奶奶啊,刚才是我口误,您别见怪,您要是知道什么一定要告诉我们啊。”

就在我和老嫖还连续磕头的时候,那种邪恶的大笑声突然消失了,四周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然后就听见小狼如负释重的吐出来两个字:“谢谢!”紧接着小狼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敦煌市中医院怎么样
山西省残疾人康复中心怎么样
沈阳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
柳州白癜风权威专家
运城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