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至尊邪神 第1183章 实践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10-12 19:42:34

至尊邪神 第1183章 实践

夏明明在情绪低落的时候,画起符箓自然没有以往那般专注,但效率却提升了许多,一口气连画了两张下来,这才有些力竭。

但让燕无边惊奇的是,以往夏明明只画完一张,就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很快就睡着了。

现在两张下来,精神反而还比以前要好一些,至少不至于马上累趴下了。

塞翁失马,焉之非福。

这种情况,夏明明也是在失了一会儿神之后,马上就反应过来。

“燕大哥,你看到了么?我竟然一口气画了两张符,这是不是説,我已经真正踏入符师的境界了?”

即使在这种时候,夏明明也忍不住露出一丝喜色。

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她上心的人,是夏强以及燕无边,而唯一能让她感兴趣的事情,则是成为符师。

如今见到自己颇有成果,心中的阴霾也减少了许多。

见她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笑容,燕无边也是微微一笑,道:“我早就説过了,我们明明是最聪明的,假以时日,肯定能成为xiǎo仙界中最强大的符师。”

“燕大哥……”夏明明脸上难得地浮现出一抹羞色,娇嗔了一声之后,脸上笑容却是不减。

二人又闲聊了一会儿之后

,夏明明便是靠在燕无边身旁沉沉地睡了过去。

燕无边将身上的被子扯过来盖在她身上,看着夏明明酣睡的样子,嘴角也不禁勾起一丝微笑。

其实从第一次她画完符睡着之后,燕无边每次都会让她回房去,但夏明明却以燕无边行动不便,需要有人照看为由,硬要留在这里。

碍于男女有别,夏明明又不能直接上床,所以每次都是趴在那里,最多就是借用一下燕无边的被子而已。

燕无边温柔地帮她抚顺略有些凌乱的发梢,看着那依旧通红的眼睛,心中不禁微微叹息。

自从有意识以来,燕无边所接触的人就只有夏明明和夏强。

夏强只有在给他疗伤的时候才会见到,平日里还要接待不少病人,所以接触的时间不多。

反倒是夏明明,几乎每天都会留在这里照顾他,俩个人相处的时间自然就长了。

或许是因为第一印象,到得现在,燕无边几乎已经完全将夏明明当成自己的亲生妹妹看待。

正因为如此,眼看她因为夏强的事那么伤心,燕无边对那个打伤夏强的恶人也是充满了恨意。

心里纷纷扰扰,杂乱的念头太多,很快燕无边也是靠在那里逐渐进入梦乡。

在梦境中,他身上已经没有了伤势,带着夏明明一起玩得很是开心,嘴角也不禁挂起了一丝愉悦的笑容。

如果能够一直保持这种样子,他宁愿记忆不复苏。

不过一想到自己或许还真有一个亲生的妹妹,燕无边心里又有些愧疚。

第二天,不顾燕无边的劝解,夏强终究还是拖着伤势来给他疗伤。

他的脸色很是苍白,身上虽然已经换了干净的衣服,但燕无边却总能感觉到上面那道道血痕。

夏强额上汗水不断滑落,每动一下都要倒吸一口冷气,却依旧咬紧牙根,手中银针稳稳落在燕无边身上的穴位上,燕无边心中更是感动莫名。

至于夏明明,从那一天开始,她画符的频率明显提升了许多,近乎到了废寝忘食,日夜不眠的地步,每次画完符,累了就在燕无边身旁休息,醒来之后弄了一些吃的,等夏强给燕无边治好伤之后,喂完药又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燕无边有时候忍不住説她两句,却是惹得夏明明一阵眼红,垂泪欲滴,也让燕无边接下来的一连串话语直接咽了回去。

按夏明明自己的话説,她好不容易才抓到感觉,必须趁着这段时间好好稳定一下状态。不管做什么事,都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万一她松懈下来,再也找不回感觉怎么办?

她説得大义凛然,燕无边却能从中感觉出另外一股情绪。

虽然不能肯定具体是什么,但燕无边直觉地认为,夏明明之所以如此高强度地画符,怕是为了夏强身上的伤。

果然,在一次夏明明画完符,累得睡着之后,燕无边隐隐从她的梦呓中听到“血精丹”三个字。

燕无边不知道血精丹是什么,却是能够以此联想到,这种丹药怕是能够用来治疗夏强的伤,夏明明这是想以符箓换取丹药啊!

只是低级符箓根本就卖不了几个钱,想要以此换丹,怕是需要一个不xiǎo的数量才行。

知道了这一diǎn,燕无边心中怜惜更甚,今天趁着夏明明睡着,他终于忍不住,唯一能够动弹的右手,缓缓地伸向了放在桌子上的符笔,以及符纸。

“如果,那种感觉没错,我应该能够成功。”

“那样的话,明明也不需要这么劳累了。”

“而我,也能够帮得上她的忙,不再是一无是处的废物了。”

燕无边身上伤势还远远没到可以行动的地步,只是将符纸符笔取过来,就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但他的神情却异常坚定,疼痛并没能让他发出任何声响,就怕一个不xiǎo心惊醒了夏明明。

如果夏明明是清醒的状态,打死她也不可能让燕无边染指这些符纸,不是舍不得,而是怕燕无边太过劳累,影响到伤势的治疗。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燕无边缓缓将自身的精气神提升到最佳状态。

或许真如夏明明説的那样,燕无边以前是一名实力强劲的灵武者,所以在调整状态的速度比夏明明要快上不少,只不过做了几个深呼吸,燕无边双眼就已经完全变得专注起来。

回忆着夏明明之前的动作,燕无边右手紧握着那支朱砂符笔,落笔如有神,符笔在他手中仿佛活了过来,手臂挥动间,一切动作都是那么行云流水。

这些时间以来,他一直都在看着夏明明画符,所有的动作早就熟得不能再熟,脑中也勾勒过无数次这种画面,如今真正实践起来,虽是第一次,却没有丝毫生涩与迟滞。

在燕无边的感应中,他以前明明没有画过符箓,但却如同与生俱来一般,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就像是一种本能。

没错,就是本能,按他自己心中的那种感觉,虽然确实有可能完成画符的过程,但显然没有那么轻松。

而且,经过这些时间夏明明与他的讲解,燕无边也是明白,画符的过程中,每一笔每一画,都要按照特定地路线去走,便之毫厘,整张符纸便将毁坏。

当年夏明明在学习画符的时候,可以试验了数个月之久,毁去的符箓不计其数,而如今,燕无边却是连想都没有想,一笔过后,脑中还没完全浮现出下一笔的轮廓,手中动作就已经自动完成了。

当然,画符并非简单的用符笔在符纸上画出一条条线路就行了,要不然夏明明也不至于每次画完都得昏睡几个时辰。

燕无边清晰地感应到,他每画出一条线路,脑海中一种不知名的能量就会流逝,注入手中的符笔,让那些画出来的线条显得更加富有光泽。

“这种能量,应该就是明明説的念力了吧?”

他不知道的是,在xiǎo仙界中所谓的念力,实则就是以前灵师口中的神识。

只不过,燕无边的念力强大到连夏明明都没有想到,随着一笔一画的完成,他的精神却依旧饱满,没有丝毫疲惫之态,更没有夏明明那种吃力的感觉。

但或许是因为身上伤势太重,虽然消耗水大,燕无边额上还是渗出了丝丝细密的汗珠。

“完成了!”

燕无边眼睛突然一凝,随着最后一笔画完,整张符纸光芒大放,其明亮程度比起夏明明画成的符箓竟是要刺眼好几倍。

光芒大放之际,似也刺激到了夏明明,将她从梦中惊醒过来。

当夏明明揉着惺忪睡眼,脸上带着疑惑,正准备开口问一下她的燕大哥在做什么时,看到眼前的情况,却是突然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得大大的,几乎能吞下一颗鸡蛋了。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乘车路线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价格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预约

相关推荐